蓝桥春雪

社会你许哥,人狠话不多。

错过

*韩张

*第一次写虐文

*文笔渣,勿嫌弃

*预祝阅读愉快

  清晨,一丝熹微的曙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倾泻在装饰简洁的玻璃立柜上,反射出来的光线晕染了整个卧室。床头柜上精巧别致的闹钟发出轻微的嗒嗒声,金丝缭绕的表针正缓缓指向七点所在的位置。

  三分钟后,叮叮咚咚的起床铃响起,而在它发出第一个音节的同时,张新杰迅速地睁开双眼,眸子已满是清明,丝毫没有睡醒之后该有的茫然与困意。

  起床,叠被,洗漱,进餐,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,一切都从容不迫又认真严谨,张新杰心中自有一个精准的时钟,指导着自己把应做的事做到完美,做到和自己预想的分毫不差。

  他习惯于这样的生活,任何事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,省心省时又省力。

  习惯了对万事都有准备的人,在遇到什么突发情况时,总会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 当张新杰捏着勺子向米线中倒入既定的七分之一勺醋时,韩文清突如其来的告白,让这一向严谨自制的副队也不禁手一抖倒了半瓶下去。

  “嗯……”张新杰看着染成深色的米线,本着自己犯错自己承担的思想,拿起筷子眉都不皱一下认真严肃地解决着自己犯下的过错。

  韩文清在那句“张新杰,跟我一起实现霸图的一如既往矢志不移”后,也没有再说下去,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张新杰吃两口菜喝三口面,一丝不苟地执行着这最为健康的进食步骤。

  当腕表中的秒针在“60”处停留的那一瞬,张新杰喝尽了碗中的最后一滴汤汁,直视着韩文清一字一句地开口:“我会在荣耀中努力实现队长所说的话。”到此他就停住了话语,但语气加重的荣耀二字击碎了一切的可能性。

  我和你并肩作战的情景,只会发生在荣耀里。

  韩文清的脸色阴沉的吓人,连面馆的伙计都不敢上来收钱,最后还是张新杰解了围,把桌上堆成小山状的钱包一一送回,又一分不差地付了款。

  两人一起回战队,路上并没有半点言语。

  之后两人相处如常,韩文清照旧会把犯错的人训得狗血淋头,照旧敢天不怕地不怕地吼经理。张新杰也依旧会在每天早上七点钟时睁开眼睛,每天晚上十一点进入梦乡。

  什么都没变,什么都运行在既定的轨道中,不会脱离常态,不会突出意外,一切都在掌握之中,这样很好,很好。张新杰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,轻而易举地掩盖住了内心传来的钝痛。

  你敢作敢为,一条路走到天黑,不撞南墙不回头,我小心谨慎,计算好要走的路线,没有万全把握就绝不迈出第一步。

  我们终将错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高考季

*快高考了啊,所以就开了这个奇怪的脑洞。

*渣文笔勿嫌弃●v●

  六月,黑色的高考季。

  天气一日日炎热起来,叶修穿着个白汗衫大裤衩,叼着根未点燃的烟,坐电脑前聚精会神打荣耀。

  大功率空调持续运转着,呼呼的风声萦绕在房中。

  蓝河窝在床上,捏着个手机戳戳点点。

  突然一阵短信提示音叮叮咚咚的响起,蓝河随手一划,漫不经心地扫了两眼,兀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 “叶修,你看你快看!”蓝河跳下床光着脚跑到叶修身后,拿着手机往人眼前晃悠,激动的声音都有点发颤。

  “成成成,哥看看啊…”叶修一边瞅着手机屏幕一边继续荣耀,两边没一处耽误的。

  “哎哟,这事稀罕了。”叶修两三下料理掉手头的小怪,又把短信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。

  短信是H市第一中学发来的,目的是邀请叶修做一个高考动员励志演讲。

  “现在教育部门的不都觉得游戏是洪荒猛兽么,请荣耀的职业大神去做演讲,你说这校长是不是中暑后神志不清?”蓝河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 “哥的魅力就是这么大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”叶修叼着烟含混不清地说道。

  “那你去么?”蓝河打开草稿箱,思忖着怎么回信。

  “去,为什么不去,哥去看看现在的年轻人潜力多大。”叶修答

  “你要是撺掇别人退学打荣耀会受到社会抨击的。”蓝河戳戳叶修的鼻尖,半真半假地警告道。

  “怎会,难道在小蓝心里哥就是这样的人?”叶修一副受了打击的表情。

  恭喜你答对了,蓝河在心里接了一句,无视叶修幽怨的小眼神,默默地回了信息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几天后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 刚过八点,H市一中的操场上早就人满为患。到处都有印着 欢迎叶神 字样的横幅随风飘扬。

  叶修拖沓着脚步以一贯没睡醒的姿态走到了主席台,朝底下一挥手。

  阵阵欢呼叫好声直冲云霄。

  不愧是叶神啊,这人气也太高了吧。蓝河坐在台下,抬头望向台上的叶修,早晨的阳光有些晃眼,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滋味。

  叶修摆手平息了掌声,咳了两声后缓缓开口:“同学们要好好学习啊,知道为什么哥和老韩同期入联盟,他年薪三千万,哥没工资吗?”

  刚刚安静下来的四周瞬间又吵嚷起来。

  “因为叶修大大视金钱如粪土!!!”

  “因为叶修大大不差钱!!!”

  “因为叶神只要冠军不要钱!!!”

  “叶神我要给你生猴子!!!”[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…]

  叶修眯着眼睛听了一会儿,露出个有些嘲讽的笑:“错,因为老韩上过大学。”

  “……………”全场一阵静默。

  有人弱弱地想,大学是谁?

  大学不是张新杰。

  咳…扯远了。再说这边,蓝河听了这话又拍大腿又捂肚子笑得直不起腰,编!你再编!蓝河飙着泪腹诽。

  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,叶修幽幽地瞥了笑趴的蓝河一眼,非常配合地继续编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哥要和蓝溪阁的蓝河同志在一起吗?”

  没料到会突然被点名,蓝河顿时一噎,把剩下的笑声咽回肚子里,有些茫然地抬头扫了几眼笑得一脸得意的叶修。

  四周吵嚷的声音又一次响起。

  “因为蓝河是小天使!!!”

  “因为真爱不分性别!!!”

  “因为腹黑大神就喜欢炸毛小保姆!!!”

  “叶神我要给你生猴子!!!”[这奇怪的东西怎么还在!]

  干,你才保姆,你们都是保姆!蓝河忿忿。

  叶修脸上欠揍的笑容又灿烂了几分。

  “因为小蓝是G大毕业的,哥就喜欢有文化的知识分子。”

  “……………”四周再一次安静了。

  “所以说好好学习吧年轻人,考上好大学找个好工作,再找个像哥这么好的人在一起,你们还是很有前途的。”叶修再一次向莘莘学子们挥挥手,拖沓着脚步梦游似的下了台。

  过了很久之后。

  现场猛然炸起雷鸣般的掌声和 我要上大学 的怒吼。

  卧槽这都行?蓝河狠狠地汗了一把,连忙跟着众人鼓掌呐喊。

  “怎么样,小蓝,哥帅吧。”叶修慢慢踱到蓝河身边,拍拍人的肩膀一脸功成身退的严肃模样。

  蓝河瞅瞅校长那五味杂陈的脸,默默地在心里念了声阿弥陀佛善哉善哉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尾声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 一个月之后。

  晚饭过后,叶修翻看着手中的H市日报,淡然地对蓝河说:“今年一中的一本率提高了百分之十,你说哥的魅力怎么这么大呢。”

  “滚。大神要点脸!”蓝河瞥了眼嘚瑟的爱人,无力扶额。

  “哟,小蓝胆肥了,看来今天哥得重振夫纲了。”叶修转身扑倒蓝河,二话不说直接啃。

  “唔!你…你……你慢点”

 

  咳,夜还很长。

  这个夏天才刚开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完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 最后祝愿高考生取得好成绩!!!

  考个好大学!!!

  老叶喜欢文化人!!!